研究表明, 过度捕猎致使 Huemul 成为濒危物种

由阿根廷国家科学与技术研究理事会(CONICET)的研究人员带领并发表在《Conservation》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世界上最南端的鹿失去了对其生存至关重要的周期性迁徙行为。

 

Fuente: Biological And Health Sciences / 生物和健康科学

Published on 05/07/2022

 

ARGENTINA (CHUBUT).- 在现代, Huemul (Hippocamelus bisulcus) 被错误地认为是一个仅栖息于含有陡坡、岩石环境的高海拔森林山区的物种。然而,阿根廷国家科学与技术研究理事会(CONlCET)的研究人员及其同事近期发表的研究结果对这一理论提出了质疑,他们确信Huemul与其他鹿科动物并无不同,其物种数量异常减少的原因是迫于历史进程中人类活动的压力,导致它们在巴塔哥尼亚半岛(Patagonian peninsula)大部分原有的活动区域灭绝,只能在高海拔的安第斯山脉森林避难生存。

 

“因此,这个难民物种失去了其周期性迁徙行为(冬夏季迁徙的文化传承)和进入草原等栖息地的机会,从而改变了它的取食方式,”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在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范围下的纳韦尔瓦皮(“Nahuel Huapi”)国家公园进行研究的阿根廷国家科学与技术研究理事会(CONICET)研究员Werner Flueck 解释说。

 

据估计,目前在阿根廷栖息的原始集合种群中仅剩的350-500头个体沿着1800公里的安第斯山脉分散成了60个或更多的群体。最突出的群体之一栖息于丘布特(Chubut)省Alto Rio Senguer的Shoonem保护公园,对其的研究工作在丘布特(Chubut)省动植物管理部门的支持下完成。

 

Flueck说:“由于过去的过度捕猎以及在动物栖息地建立人类村庄,导致Huemul失去了周期性迁徙行为,从而使这个物种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此外,他还补充说:“Huemul被迫局限于安第斯山脉区域,这里原本只是它们夏季活动的区域,这可能是解释物种数量减少,另外,我们发现在样本中患有骨骼疾病和寿命短暂的个体占比较高,这可能也是一个因素。”

历史资料、遥测和医学研究

通过相关考古资料中雄性个体在冬季失去的骨头或鹿角,以及自1521年来的博物学家记录和其他旅行者见证的历史记录汇编,该研究的作者设法证实了Huemul过去曾经有巴塔哥尼亚半岛(Patagonian peninsula)的开放地区(草地)和林区等栖息地周期性迁徙的习性。

 

“根据历史数据,Huemul曾有一些个体经夏季安第斯山脉森林的地区活动,冬季迁移到巴塔哥尼亚半岛(Patagonian peninsula)的非森林地区过冬。此外,在这些过冬的区域,据估计,Huemul的许多群作为每年迁徙到来的“居民”,与guanacos羊驼和rheas美洲鸵鸟或其他草原动物共享着栖息地。在这个意义上,它们的行为与其他鹿科动物的行为非常相似。” Flueck 介绍说,Flueck同时也是位于瑞士巴塞尔(Basel)的瑞士热带暨公共卫生研究所(the Swiss Tropical and Public Health Institute)的研究员。

 

这不仅是栖息地的损失,也是文化模式的断层,因为迁移行为是由母亲教授给后代的,并不是遗传的,研究人员解释并补充说:”没有文化传承就没有可能迁移,只有由于受气候影响的偶然事件产生偶然的极少的迁移。此外,这些迁徙必须与羊驼等其它哺乳动物共享的,,正如古代史前居民的狩猎洞穴图像中所描绘的那样。”

 

阿根廷博物学家弗朗西斯科-帕斯卡西奥-莫雷诺(Francisco Pascasio Moreno,1852-1919)已于1898年发表关于巴塔哥尼亚(Patagonia)非森林地区的观察报告,在此地区中存在着大量的Huemul,并且尽管它们面临着危险,但它们并没有逃跑。一年后,德国的卡尔-马丁( Carl Martin )也报道他的探险队在在穿越一个有低矮灌木和开阔森林的草原地区除了看到许多Huemul种群,当时它们持续几个星期猎杀Huemul以取食其肉。

 

Flueck及其同事在拉普拉塔湖区(La Plata Lake sector)Shoonem保护公园,,为6只个体(3只雌性和33只雄性)安装了无线电项圈(1各项圈带有卫星GPS),由此分析它们在2017年至2022年间的迁徙活动情况。

 

“带有无线电标记和地理定位的Huemul全年都在小范围的领地内活动,季节性的海拔迁移极少。由此,我们确认它是世界上唯一一种由于对人类活动影响而全年栖息在原来仅夏季时活动的山脉区域的鹿科动物。” Flueck解释并补充道:”但是,从Huemul的解剖学来看,它是适应于草原(开放并且被砍伐过的地区)栖息地的。不幸的是,人类的存在消除了它们的周期性迁徙行为。这种变化降低了它们的繁殖率,并对它们的健康产生了不利影响。”

 

Flueck也领导了几项关于Huemul健康的研究。在其中一项于2020年发表在《BMC Research Notes》上的研究中,科学家确定在阿根廷中57%的Huemul死亡个体和86%的活体存在骨病理学问题。这些患病的动物的骨架和牙齿中都已经出现了结构性问题。

 

“在幼年时期,头部受伤将造成死亡前的牙齿脱落,这降低了取食效率。初步的组织分析显示是由于缺乏骨骼代谢所必需的矿物质,如硒、铜和镁” Flueck解释说。

就此而言,研究人员解释说,在安第斯山脉夏季时活动的高海拔地区中的草料与越冬地区相比,其营养价值较低,但由于人类活动影响及迁徙习性的丧失,Huemul无法进入越冬地区。”在少数Huemul沿着山谷向下时,通常由于狗的攻击、捕猎或j交通事故致使其无法生存。由于这个原因,大部分现有的Huemul亚种群均栖息在无法吸引人类定居,并且对农业或林业没有什么价值的偏远山区中”。

 

病理学家和生物学家对这6只被无线电标记的Huemul进行了检查,同时提取了血样以评估它们的健康状况,其中两只还接受了兽医的检查。”事实上,其中1只无线电标记的雄性个体已经几乎没有牙齿,它仅剩下8颗门牙中的1颗,因此它将难进食,,并死于饥饿;此外,它还会由于严重的感染而反复遭受痛苦,” Flueck感叹道。

 

保护机会

Flueck警告道,灭绝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如果Huemul灭绝了,那将是人类系统的失败,也是它所分布在的阿根廷和智利的失败。失去它是不可宽恕的,但这是可以预防的。”科学家强调并补充说:”大型哺乳动物,如Huemul,在生态系统的运作中具有重要作用。”

 

如果迁徙行为的缺失导致了Huemul中高占比的骨骼疾病及物种数量难以恢复的现状,研究人员强调说 ,”部分解决方案是在那些人类与环境威胁可以被中和化解的地区,将Huemul重新引入历史上冬季栖息地。通过有效的监测,将能检验这一措施的效果,对种群健康的影响。监测结果将证明再一次创造’源’种群的可行性,并由此进入该物种的恢复阶段”。

 

“最近发表的研究报告拓宽了对Huemul的认识,在具体方法上增加了恢复Huemul物种数量的可能性。我们相信,这将是一个为保护和恢复世界上最南端的鹿而制定的保护战略的基础部分。”Flueck总结说,他也是Shoonem基金会的成员和创始人,该基金会的目标是与政府合作,共同保护丘布特省森格尔河流域的自然资源。

 

Huemul繁育站

在阿根廷,例如在三角洲保护计划的规划内,Temaiken基金会正致力于促进同样濒临灭绝的沼泽鹿(Blastocerus dichotomus)的恢复。作为”沼泽鹿科学技术委员会”(“Scientific-Technical Committee of the Swamp Deer”)的一部分,该基金会通过对受伤个体的救援、康复治疗行动,以及随后将它们转移到适当地区安置的行动,以此来帮助受影响的个体g。许多幼鹿需要在与人类隔离的情况下成长,以助于其重新回归自然。同样,通过瑞士Erlenmeyer基金会的捐赠,Flueck和他在Shoonem基金会的同事们目标一致,完成了Huemul康复保育站的建设,正在为项目所需的所有后续工作寻找额外资金支持。

 

 

Referencia bibliográfica: Flueck, Werner T., et al. “Loss of Migratory Traditions Makes the Endangered Patagonian Huemul Deer a Year-Round Refugee in Its Summer Habitat.” Conservation 2.2 (2022): 322-348

 

Noticia en idioma español

CONICET | Estudio demostró que la sobrecacería convirtió al huemul en una especie en peligro de extinción

 

 

Leave a Reply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